昙sama

正在成为大触的道路上匍匐前进

梦一场

她捡到小不点的时候,她们相差了十三岁。带她到山上教她识字,读书,品诗,作画。只为了有一天小不点能走出这山这水,到真正的人世间去走一遭,看看人情冷暖,红尘繁华,做个正正常常,普普通通的姑娘。
可小不点不这么想。十四岁的时候,她才想要给小不点取个正经的名字,可小不点说“我跟师傅姓芷,自取一个念字可好。”这是一个肯定句,她没想过问芷弥的意见,芷弥也由着她了。这山上
芷念十六岁的时候已经长成了大姑娘,她还是喜欢喝加了糖的米酒,在围棋盘上弹棋子玩,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没大没小起来,直呼师傅的名字“阿弥,阿弥”这样的叫着。她的阿弥一向容忍她,山上和芷念仅仅两个人一起,也没讲那么多礼数。
有一天,芷念在山顶那块能将山下景色尽收眼底的石头上坐着,阿弥带着茶点和加了糖的米酒上来寻她。远远的她闻见酒香,兴奋的跳起来“阿弥!快来,这边的景色真的好!”
两个人这样肩挨着肩坐在一起,芷念将头倚在阿弥的肩膀上,她说“阿弥,小时你教我读书认字的时候,你就这样一张不食人间烟火的脸,如今我这般大了,你容颜依旧好像丝毫没有老过,阿弥,你是仙女吧。”
“我老了,也不是什么仙女,往后也没什么心力去照顾你了,念儿,你也该下山去了,去过正常人过得日子,去爱正常人该爱的人。你这样不安分的性子,这林子圈不住你。”
“阿弥,我不想走。”
“可我想让你走”

那天一向惯着念儿的阿弥执意让她下了山。芷念一个人走在热闹的集市里,他看见五彩的花灯,各式各样的人,琳琅满目的首饰珠宝,还有五颜六色的的布匹锦缎。她开心坏了,阿弥给她的银两,她买了好多好多东西。第二天清晨,芷弥刚推开窗,就看见芷念灰头土脸的站在门外,笑嘻嘻的看着她。“阿弥,你给我的钱我全买了东西,没地方住了。”

芷弥只觉得苦笑不得,她帮芷念把那些东西全搬回屋里,五彩的花灯,她只买了梅兰竹菊这样清雅朴素的样式,五颜六色的的锦缎,她只买了阿弥最喜欢的青色。典雅的银钗,干净的珍珠耳环,釉色上品的茶具,精致的香炉,甚至还有一套玉做的棋子棋盘。这些东西没有一样是芷念的,她下了趟山,买的东西都是阿弥喜欢的。

芷念突然从某个地方跳出来,从身后环住芷弥。“在这山里,你不是孤芳自赏的花,有我赏你。山下亦没有我留恋的东西,我眼中的世间繁华就是你与这山林,没有你的世间称不上繁华。”
“我越发看不懂你,念儿,你想要什么?”阿弥的呼吸有些慌乱,她突然觉得念儿成熟的不像她认识的那个念儿。
“我只想留在你身边。”

这份孽缘,阿弥没办法回应,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她知道念儿对自己有些其他的情感,但她拒绝不了,她甚至会渴望念儿的关爱。她知道自己错了,可情不由理。
“阿弥,让我陪你走完这一生吧。”
“好。”

芷弥五十岁的这一天,芷念三十七岁。这山仿佛是延缓时间的神奇空间,芷弥只生华发却容颜不老。芷念也仍是那般姑娘的模样。此时阿弥卧病在床已有半载,这奇怪的病,让阿弥日日昏睡,越往后的日子,清醒的时间越短。这天阿弥突然从床上坐起来,她披着衣服一个人摇摇晃晃的走到那块山顶的岩石上。念儿寻不见她急坏了,直至傍晚才发现她,她抱住阿弥,带着哭腔唤她“阿弥,咱们回去吧”
阿弥不应,她拽着念儿坐下来,看着夕阳“念儿,你下山吧,只当做了一场梦,玩笑一场。”

多年之后
我是否
会怀念

😞😞😞哎 什么都不会了
这么长时间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什么都没做成 没能让自己变的更好一点都没有。。。。好沮丧

不好看😞

没画什么 拍了一张雪景~分享下

因为个人原因消失了两天。。。这是昨天画的 也比较潦草了 😅